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沙丘文学作品博客

热忱欢迎各位朋友光临博园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业余文学写作.现为沈阳作家协会会员.创作伊始,曾在各报刊发表诗歌\小说\散文等作品500余篇(首).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小说) 雪染的腊梅   

2009-01-07 13:07:24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原创小说) 雪染的腊梅

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沙丘   

  刚吹了几天南风,今晚老天爷就又变了脸。北风嗖嗖地刮,大雪片纷纷飘落。

  章腊梅走在楼群中落雪的路上,一呲溜一呲溜的,趔趣了好几次,好几次差点摔倒。拐过去就是杨处长家的楼,不远了,就要到了。她说不清脚步是轻松还是沉重。

  她今年四十岁了,按她的话说,命运对她真有失公允。有人叫她下岗女工,她说叫我下岗女工那是给我贴金,其实我是个八不管的人。实际还真是这样。单位早就黄铺了,如今只留着几座房子,大门锁着。按理说一个严重亏损的小集体企业应该有个定论,可市里不让破产,把这个带有普遍性却难于处理的问题给高高挂起来。她们这些职工不算下岗,不算放假,也不给办早退,也不买断工龄,也不算失业……单位不济了,家里又是祸事连连。丈夫是个刚强的人,下岗后自谋职业蹬起了板的。挣多挣少总不会饿着。刚干了两个月,那天蹬到半夜,两个从网吧出来的愣头青,坐到僻静处,不给钱还用刀威逼他把身上钱都掏出来。用汗珠子滚出来的钱能瞪眼给吗,在激烈的撕斗中,两个愣头青下了狠手,连扎了七八刀,楞把人捅死了。五年过去了至今还没破案。丈夫冤魂还未走远,已上高二的女儿,晚自习后在回家路上,被一辆出租车撞到,肇事车又逃逸了。女儿腰部受了重伤,住了一个多院,实在没钱治了,无奈何只得回家卧床硬养。别说念书,以后怎么办连想都不知道怎么想。唉,愁死了。腊梅常常在没人时伤感地说这句话。她也想过再往前走一步,趁容颜未老,年龄还不算大,可带着半瘫的女儿又成了一大难题。她是个要强的女人,也是个特能吃苦的人。自打单位关门,她就到处打工。先是在饭店干水案,可如今的饭店让女人实在难呆。她去的第一家饭店,刚干了一星期,那天晚上9点多她刚要下班,又来了两个“酒蒙子”,说啥要找小姐。老板一再说七八小姐都上桌了,没有了,可“酒蒙子”非要不可,说不给就要闹腾闹腾。老板实在没法,把服务员给挤兑上去了,还缺一个,又让章腊梅上桌。她来的时间虽不长,可也知道是怎么回事,她说啥也不上。老板劝慰了半天:说你上一桌就顶你干一星期的,再说你这年龄,家里又清,有啥不好意思的,陪陪酒,让人捏咕两下嘛。腊梅死活不肯。老板不满了,说我这有三个水案都干上了小姐,你咋地啊,这社会男的女的装什么清白?咋地不是挣钱?当初要不是看你有个头有模样的,我还不要你呢。如今用你了,你倒拿拗一把,不上桌水案也不用你了。腊梅二话没说,咬着嘴唇摘下围裙就走了。

  活着就得动弹。腊梅又找了一家饭店。没几天的工夫,有个常吃饭的主却不知怎地瞄上了她,说啥要让她陪酒,还说,她要不上桌,别说自己不来就连朋友也都不让来了。老板娘闻听,赶忙哄劝腊梅,说这个客人给拿下了,再给加一倍的小费。腊梅知道没法再干了,只得拔脚走人。她又找了一家最小的饭店干,可那个老板娘更是蔫损。快满一个月时,天天找毛病不说,甚至让她干推煤扛粮的重活。腊梅实在干不了了,只得提出辞职。可老板娘工钱说啥也不给,理由是你自己不干的。后来她听说,在她之前已走了七八个了,都是呆了二十多天。

  饭店去不成了,她又去干推销,去市场卖菜,去旅店打扫卫生,去医院护理病人……哪一行都难,总会遇到一些死乞白赖的男人纠缠。半年多前,她到街道办事处参加了家政服务公司,刘大妈给她介绍到杨处长家当钟点工。每天两小时收拾屋子,月工资二百元。她在那个楼包了三家,六百元的收入和女儿生活依然是紧巴巴的。

  杨处长人很温和,在一家房建公司当基建处长。腊梅第一天去是星期日,杨处长正好在家。杨处长四十七八岁,个头很高,长得清瘦,文质彬彬的,透着一种儒雅的风度,说话很有节奏感。他说:爱人是中学的校长,忙的很,没有时间顾家。有个儿子在北京念研究生,家里还有个七十多岁的残疾的老母亲。杨处长说找钟点工,主要是为了照顾老母亲,老母亲病得卧床了,所以和腊梅商定,中午另给老母亲做一顿饭,另加一百元工资。

  从夏到秋,一晃过去几个月了,腊梅和杨处长却只见过五六次面。杨处长是个忙人,双休日很少休息。近几天老母亲患了中风,已不能下地,所以经常留条子和钱,委托她给老母亲买些应用的东西。杨处长从每天铮亮的茶杯和洁净的卫生间就可以看出,腊梅是个干活既勤快又细致的人,对腊梅非常的信任 .她爱人本来就忙,每天都是很晚很晚才回来,听说前几天又被省教委检查组借去到外地检查工作去了。家里委托腊梅做的事情越来越多。

  那天中午,杨处长特意回来和腊梅见面,商量让她做保姆的事。腊梅听完沉吟了半晌,她内心里很矛盾,他爱人这阵子不在家,我天天在这里将来要出点什么猜疑的可就不好了,我毕竟是没有男人的人。她说:我可以多做一些家务活,整天来不行,我女儿离不开我照顾。杨处长想了想说:要不这样,把你女儿也接过来,你们和我母亲一起住,这样不都方便了吗。腊梅摇了摇头,她想,都来住不成了一家人了,我到没啥,可对杨处长不好。她婉拒的同时,又提出个折中的办法,说我可以把那两家的钟点工辞了,只干你一家,只要我有时间就来,这样可以吗。她问。杨处长见腊梅这样说,也只好点头了,他也懂她的心思,知道其中有很多的不便和难处。杨处长说:我有个朋友在市二院是个很有名气的医生,我已经和他说过你女儿的病情,明天你带孩子去看看吧,其它的事你不用管,由我办。腊梅闻听,感激地点点头。第二天她带着女儿去了医院,找到了那位大夫。做完各项检查,大夫说:问题不大,三个月就能让你女儿下床,半年就能走路。腊梅回到家,高兴得抱着女儿直流眼泪,女儿要是能下床走路,那可如同救命一般。

  腊梅吃完早饭就去了杨处长家。杨处长边收拾床铺边等着她。见她来了,便拿出一大包药,里面有十几种。杨处长交代说:这药你拿回去,从中午就开始吃,别再耽误了。那药钱多少?腊梅有些忐忑不安地问。杨处长很直爽:钱的事你不要问了,先治好病再说。腊梅说不上是感激还是感动,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。杨处长又嘱咐了几句,上班走了。

  女儿吃药一个星期就有了效果。那天晚上她回来给女儿做饭,进屋猛地见女儿坐在床上,把她吓了一大跳,直到女儿兴奋地喊妈,她才如梦初醒。这回我女儿可得救了,可怎么报答杨处长的一片心意啊,用什么方式报答啊。腊梅她也曾狭义地想过,杨处长这样对她,是不是有什么企图。可这个念头刚闪现出来就又给否定了。她从杨处长的目光里已得出了非常自信的判断。这么多年,她已练就的最大的本事,就是能读懂男人的每一种目光。无论哪种男人,有没有邪念,那目光里准会隐藏着。即使再深测再微弱,腊梅也是绝对会能悟到的。她从杨处长的眼神里,看出的是一种充满同情的成分,别的绝无仅有。

  三个月的时间,那天女儿真的能下地了,还试着走了几步,腊梅乐得比中了百万大奖还高兴。女儿要是好了,对她来说仿佛天下都是一片光明,她再也不用牵挂了。那天杨处长还说,等她女儿养好了,便让她先去学电脑,等学会了,便把她招到公司去上班。腊梅那天晚上失眠了,流了好多好多的眼泪,觉得自己前半生实在是不幸,而如今遇到了杨处长,给了自己这么多的帮助,这样的好人,我该怎么报答人家啊。

  今天早晨起来,腊梅站在镜子前,仔细端详着看着自己的脸,无意中发现自己眼角的鱼尾纹又爬出了几道。她想起自己已有两年多没有化过妆了,似乎早已忘了女人这种特有的需要。她看了很久,几次拿起了化妆盒又不得不放下,她实在不想打扮自己。她拢了拢垂散的头发,依然是平日的素妆去了杨处长家。

  杨处长已吃完早饭,正坐在写字台前写一份材料。见腊梅进来,他放下笔站起身,招呼腊梅坐下。杨处长,我女儿能下地走路了。她说。在她打量杨处长时,她意外地发现,杨处长的脸色是那样的苍白。好啊,我也为你高兴。杨处长语气低婉地说。花了那么多的钱,我真不知该怎么感谢才好。腊梅有些愧疚地说。杨处长连忙摆摆手,抿住嘴轻叹了一声说:兴许我还得感谢你呢。杨处长语气低沉下来:母亲是我最大的牵挂,我的一生唯一回报的就是我的母亲。知道吗,她是我的继母。是您继母?腊梅感到唐突,怎么也想不到,一个堂堂的大处长奉养的竞是继母。她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打量着他,又看看又聋又瞎四肢活动不便的老妇,她认为这怎么可能呢。杨处长也像打量陌生人似的看了她很久。他低头思忖了好一会说:我是继母拣来的孩子,从几个月大开始,一直把我养大成人,她的眼睛也是为我哭瞎的,因为我上大学几年不在家……其实我和我爱人只是个名分,我的生理早已丧失了功能。儿子是她与别人生的,我们的离婚手续早就办完了,只是瞒着孩子,这不他要毕业了,所以她已经离家走了,这事谁也不知道的。杨处长无可奈何地摇摇头:我是看你的人品好,我想把母亲委托给你。你不要误会,我没有其他的意思,我的身体可能不太好,如果我要是不在了,唯一牵挂的就是母亲了,你、你能答应吗?

  腊梅怎么也想不到,在这样一个家庭里竟隐藏着难以想象的离奇故事。她的心里乱成了一团麻。看见杨处长双眸里闪射出的那企盼的目光,她机械地点点头,几乎没有一点延伸性的思考。明天让你女儿到公司人事处去报到吧,我已经安排好了。

  北风裹着凄寒连同片片雪花,朝她身上摔打着。

  杨处长今天住院了,说是肝癌。

  腊梅没感到丝毫的突然,联想起前些天杨处长说的话,她顷刻间全懂了。她在逐渐地坚定着脑子里那个思虑已久的想法,人要为实际而活着。她想定了,和女儿搬到杨处长家,让女儿照顾老太太,她去医院护理杨处长。她想拨开那些世俗的目光,在那条已经狭窄的人生胡同里,辟出属于自己的生活之路。她知道,每一朵腊梅花,再冷俊也会释出柔美。谁让自己是一朵腊梅呢。

作者:沙丘 2009 /01 /07 发表于博客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1)| 评论(5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