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沙丘文学作品博客

热忱欢迎各位朋友光临博园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业余文学写作.现为沈阳作家协会会员.创作伊始,曾在各报刊发表诗歌\小说\散文等作品500余篇(首).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小说)半个月亮   

2010-01-29 15:08:11|  分类: 诗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原创小说)半个月亮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沙丘

 邵津勋肩搭着衣服低着头在人行道紧贴马路牙子边上走着。一辆二人共乘的自行车又扭又晃地从他身后飞弛过来。车骑到他身边,坐在后货架的那个人,冷不丁的被骑车人一甩动,怀抱的西瓜“啪”地摔到地上,红红的西瓜水顿时浅了他一裤腿,又流进鞋髁里。邵津勋拎着裤脚刚要发泄说点什么,自行车伴着连连的“倒霉”声早已飞远了。他脱下鞋倒净西瓜水水,悻悻地又穿上,仍然低着头,毫无方向地走着。走了一会儿站住,他想抽烟。从裤兜摸出的皱巴巴烟盒,里面只有半根烟,那还是白天着急干活掐灭剩的。他点着刚吸了一口,一片树叶掉下来又稳稳地挂在头发上。他摘下叶子仰起脸,看看高高的大杨树:“真是绝了啊,这刚七月初,满树还都是青叶子,怎么会有枯死的?就算有一片,怎么掉下来还砸我脑袋上啊?唉,心不顺气,处处点背……”他在心里说。

邵津勋走到一个路口,前面已没有住宅楼。在开阔的视线里,半个月亮沿着弧线爬升起来,清碧的辉光泻在他脸上。看见这半个月亮,蓦的,他又连想起已出国快两年的妻子来。他感觉妻子就在那半个月亮的黑暗处里,也不知道究竟在干什么,怎么了,任凭他怎么猜想,也得不到一个完整的答案,就像黑暗处一样毫无反映。妻子出国一个月后,曾寄回来一封信,报个平安就再无音信了。没有妻子的消息,他心里空落落的。但有一点他感到自我安慰,怎么想她,夜里从没有做过恶梦。他相信,不管她怎么样,人肯定是平安的。

他也想起两个月前,打工回家的路上,遇到了他中学时的同班同学雷雷说的话。

“你还傻呢,你媳妇出国是跟人家撩了……是他们原来单位的一个什么科长,人家俩人偷蔫都好了好几年了。你卖房子答对人家走,你就像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……有什么区别啊?”雷雷冲着他指手画脚地说。

“怎么可能啊?你听谁瞎白胡的,你可别拿我当礼拜天过,我现在都、都难死了……”他神色狐疑地打量着雷雷。冷不丁的听见这话,嘴上说不相信,可心里像倒进了一勺烧帽烟的油,滚烫滚烫的。

“你小子,脑子总像灌水了一样,还迷糊呢。我问你,她现在的事情你知道吗?”雷雷反诘道。

“这、这……我、我是不清楚……那你知道吗?” 邵津勋盯着雷雷问。

“我怎么不知道?现在出国的人多了,谁什么事不晓得啊?这事儿也是朋友告诉我的。”雷雷甚至还说了几个细节的事情。

雷雷的话,像一阵一阵的风,总在他耳边呼扇着。他信,又不能全信,矛盾的心理像海水样涨涨落落的。

大概走到了偏僻处,前面很黑,他停住了脚。抬头看了看夜空,对着那半个月亮下意识地摇了摇头。他知道大概有九点多了,便转身往回走。

入夜的凉风划过他的脸,不经意中身子打了个激灵。也许是这几天太疲倦了,天天到火车站前雇车场蹲坑,给人当力工装装卸卸的,没有干不到的活。

他原本在单位当工会干事,本来干的蛮好的,可人改变不了社会,市场经济的大潮越过了各个领域的大堤。他所在的企业不景气,先是开不出工资,然后就是放短假放长假,再后来就是下岗回家了,一把大锁头掌管了工厂。他妻子的单位是原来五小企业起家的,早他单位一年就倒闭了。

“要是还有单位,都有班上,妻子不能出国,自己根本也混不到这个份上。”这一年多来,他想起来就叨咕叨咕。尤其是看电视看新闻的时候,总要一个人发泄发泄才感到好受一些。生活给他的压力越来越大,欠下的一万多元外债要拼着命去挣钱来还。上初一的儿子就像嗷嗷待哺的小狼一般,天天要钱花,他一天不干都不行的。他心里正想着事,突然感觉自己离家时间太才长了,孩子一个人在家做功课,我怎么竟自顾自己了啊。想到这,脚下不自然地加快了速度。

早晨天阴了,像是下雨的样。

邵津勋和孩子吃完饭,急忙塞给儿子一元吃午饭的钱,又匆匆去火车站了。天一直阴着,可没下雨。

晚上,他又是一路低着头回来的。

天天风吹日晒的,他脸色早被晒得黑红,后脖颈子已经晒暴了皮,斑斑驳驳的。

他心里窝囊到了极点。本来快捱到中午了,好容易来一个小青年买家具,要雇车拉,再雇几个力工给搬上楼。等待,等得他周身都火哧楞的,见来了顾主,不等讲好价钱,就跳上雇好的车。他有自己的准则,甭管他给多少钱,反正是给我钱,给钱就行。就因为他太不在意讲价钱了,同在一起扛脚行的人对他更是瞧不上眼。小青年要雇四个人,他先跳上车,那三个人就开始掰扯价钱,最后讲定,每人二十元。

进商场买完家具,拉到地界往楼上抬的时候,邵津勋在左后面,转楼梯时梢不留神,大衣柜角被划掉一疙瘩漆。抬进屋摆好,小青年不干了,说啥要扣四十元的修理费。那三人不干,最后把埋怨和责任都推到邵津勋身上。他又憋气又窝火,刚嚷叫了几句,顾主一句话“给工钱可以,把大衣柜给我换个好的回来……”他顿时没话可说了,扎着手也没辙了。他不但没得到工钱,还把昨天挣的二十元也倒赔给了人家。他一路上心里在不断地诅咒天气,“要是下雨下大雨多好,那今天就不挨那个狗累,也不会搭进二十元钱了。”

拐过十字路口,是他奔家的一条小马路。刚走不远,一抬头令他眼睛突地一亮,电信局的工人正架着机械梯在剪树枝,是因为怕路两边的树梢顶着通讯电缆。满地拇指粗的树枝子令邵津勋忘却了心中的不愉快。他开始飞似的拾拣。他想,要是能划拉几大捆,堆在院子里,那一秋一冬生炉子的劈才就可以不花钱了。一个多小时的工夫,竟收拾了五大捆。他用衣角擦抹着脸上流淌的汗水,觉得心里殷实了许多,好象真的得到了补偿一般。他将一捆一捆的青树枝子全拖回家后,天已经透黑了。儿子饿得直嚷叫,他边安慰着边麻利地擀了一碗面条,煮好,就着葱花酱油让儿子吃。他端起昨晚剩的那碗大米饭,也不管馊没馊,用自来水冲了一遍,一口饭一口葱地吃净了。

“爸,我妈啥时候回来了,怎么还不来信啊?”

儿子放下碗,又问他曾问了上百次的问题。

每次儿子问,他都信心百倍地对儿子说:“别着急,啊,你妈给咱们挣大钱去了,去是时间越长,挣的钱越多。过几年回来,咱们买比卖的那个楼房还要好的楼房,到时候你自己一个屋,给你也买台电脑,再买个背投的大彩电,到星期天就去饭店,想吃啥,你可劲地点……”可自从听了雷雷的话以后,他就沉默了,与儿子再也无言做答了。

他低着头,拿起地桌上的塑料烟口袋,捏出一捏烟丝,开始慢慢地卷烟。

儿子见他不言不语,有些着急了。“爸,你怎么不说了啊……”

他嘴角勉强动了动,吸了一口烟,说:“不是说了吗,还得几年的啊?等你上高中就回来了……”

“啊,那么长时间啊?”儿子有些失望的说。他似乎从爸爸的神态里好像看出了点什么。

“儿子,看看书就睡觉吧,别等我,爸要出去走走,我把你锁屋里,啊?”

儿子理解地点点头。

他朝大街走去,向空旷的地带走,边走边寻望着天空。他想再好好看看那半个月亮。望了老半天,可整个天空也没有半个月亮的影子。

“怪了,这天上怎么连半个月亮都没了?”他在心里问自己。

他一直向前走,他认为走得近些,就能看到了。

他不相信,会看不到半个月亮……

作者:沙丘 2010 /01 /29发表于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7)| 评论(4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